智家核心 最懂你心
首页 视频 家装 潮向 攻略 评测 晒物 爆料 新品 手机 科技 家居 快乐优选
科大讯飞胡郁:别怕机器人造反 智能和自我意识可分离
东京的风 2014-10-03 来源: 网易
0
分享
18955

OFweek机器人网讯:12月21日下午,科大讯飞在国家会议会议中心召开了“AI复始、万物更新”2015年度发布会。科大讯飞研究院院长胡郁介绍了人工智能实践:讯飞超脑是怎样炼成的?

胡郁开场开玩笑说,自己确实不会打领带,但他相信将来研发的人工智能一定会帮他打上领带的。其中他提到,当年在科大讯飞2010年科大讯飞第一次发布会发布我们的语音输入法的时候,识别率惨不忍睹。在实验室里面90%的正确率的识别系统放到真实环境下一用,正确率只有55%。“但是没有关系,只要这个系统上线了运行了,我们就不断地有用户,他们就会不断地贡献数据,贡献数据以后我们的系统就改进了。”

后来,则产生了胡郁所提到的涟漪效应。现在讯飞在超脑上已经有了不少的积累,而核心的方法论正是来自于涟漪效应。

而人们对于“人工智能造反”的担心,胡郁认为,我们可以让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在未来掌握越来越多的智能,而不一定非要有自我意识和喜怒哀乐。

以下为胡郁现场演讲实录,经财视media编辑和整理:

刚才刘总(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激情澎湃的演讲应该给大家已经展示了讯飞在人工智能的理念技术和产品方面取得了巨大的这个突破。那么大家一定非常有兴趣,包括我有很多学术界和产业界的朋友一直在问我们,科大讯飞到底在人工智能方面有什么样的干货?

我今天的这个PPT的题目是告诉大家讯飞超脑是怎样炼成的。应该讲,也就是在去年的8月20号,同样在这个国家会议中心,科大讯飞宣布我们人工智能的整体战略,讯飞超脑计划,正式成立。

 

这地方我给大家透露一个很有意思的细节。当时他们跟我讲,这个讯飞超脑的英文到底应该是什么?很多人说是superbrain。但是大家可以看到,我们现在起的名字应该是,hyperbrain。至于原因嘛,我想大家也猜得到对不对?为了让大家读起来更上口一点。

那么,讯飞超脑的目标,刚才刘总其实也讲的很清楚了,我觉得非常的明显。在将来如果我们希望自己成为上帝,希望让机器人将来也能够产生自己的文明,(那么)他们必须能够实现自己的认知革命。而这个认知革命表面上是自然语言,背后其实是对我们这个自然世界、包括我们整个的宇宙的高级认知,和人类社会的整个的人造世界的认知。所以在这一点上,讯飞超脑,孜孜不倦地要解决感知智能和认知智能的问题。感知智能是要通过传感器和算法感知世界。而认知智能,是需要对自然和人类世界进行认知。

我想,这是机器需要做的第一步。

应该讲,在过去的10年的过程中,刚才讲的第三次的人工智能的高潮能够取得如此的进步,工业界其实做出了非常大的这个贡献。那么在这个背景下,工业界为什么能取得这么大的进步呢?

在整个学术界众说纷纭,但是慢慢的大家越来越趋向于3个非常关键的因素。

第一个相当于大家都耳熟能详了,叫深度神经网络。但是其实可能大家不知道的是深度神经网络只是基于数学的统计模式识别的一个很小的分支而已。但是非常有意思的是,深度神经网络和我们现在大的IT产业的发展背景很好地结合在一起。为什么呢?因为现在统计模式识别的办法只有深度神经网络能够更好地使用我们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时代得到越来越多的大数据,只有它们(深度神经网络)才能把它们(大数据)的威力充分地发挥出来。

那么我觉得更重要的一个原因,其实是互联网思维——我们科大讯飞自己有个名字叫涟漪效应——大家都知道在过去的5年当中有非常多的人(在用这个词),甚至我觉得可能互联网思维这个词已经被用烂了。

 

互联网思维可以改变我们的产品,互联网思维可以改变我们的商业模式,互联网思维可以改变我们整个的人类的生活。但是有没有人想过互联网思维如何来改变我们的核心技术研发?传统的核心技术研发是要在实验室里面研发很好了,然后放到我们产品里面去用,周期非常慢。这是为什么在过去的60年当中,有50年里面人工智能进展好像都微乎其微。但是有了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通过互联网思维其实我们可以把每个用户他们的经验和知识他们的数据加入到我们核心技术研发过程中来,这就是我们讲的涟漪效应。

大家都可以想象一个水滴滴到水面的时候,那么这个水面就是我们所有的用户人群,而我们这个水滴所激发起来的这个涟漪就是水波纹,其实是这个核心技术它一开始的效果。一开始滴进去振幅很大,说明它的效果并不好。就像大家今天看到,在大屏幕上我们已经能够看到非常准确的语音——但是当年在科大讯飞2010年科大讯飞第一次发布会发布我们的语音输入法的时候,识别率惨不忍睹。

在实验室里面90%的正确率的识别系统放到真实环境下一用,正确率只有55%。但是没有关系,只要这个系统上线了运行了,我们就不断地有用户,他们就会不断地贡献数据,贡献数据以后我们的系统就改进了。当这个水波纹扩散出去的时候、有更多人用的时候,系统已经是改进过以后的系统。

大家想想看,如果这个水波纹已经能覆盖1000万人,系统改进了以后,当一千万零一个人来使用这个系统的时候,对他来讲是第一次,他会觉得——哇怎么这么好。就像你们今天看到我们的转写系统,其实这个系统可能前面已经有几万人几十万人几千万人几亿人给他贡献过数据,我们看到的是我们一起养大的人工智能。

所以说我认为有了这三点我们继续可以在语音和图像的道路上持续的寻找下去。我们可以看到在感知智能这个层面,用工业界的这三大法宝我们还可以取得更多的进步。

时间到了2013年,科大讯飞又进一步地在语种识别方面,第一次提出了一种新型深度神经网络的构型。我们将当时的语种识别技术,在nist测试的最先进的系统的基础上,又提高了30%。现在也成为整个业界标准的语种识别的构型系统。那么大家都知道的是,在2014年科大讯飞超脑技术发布,在超脑计划里面我们将深度神经网络应用在更多的,语音评测自然语言处理等,更多方面。进入2015年,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多的成果。

但是很多人都不可避免地会问一个问题说如果将来这些人工智能系统造反怎么办?

这地方我可以肯定地告诉大家,我有一个想法:我认为我们从大脑中学习的越多,我们其实越可以把大脑主管智能的这部分和主管自我意识——也就是喜怒哀乐邪恶的一部分——也许我们可以把它区分开来。我们可以让我们的将来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掌握越来越多的智能,而不一定非要有自我意识和喜怒哀乐。

如果沿着这条路走下去,我相信我们的人工智能就像我们刚才刘总说的,它会不断地辅助人类,帮我们把世界做得更美好。我也非常坚定,科大讯飞的讯飞超脑一定能够帮助我们的研究人员我们的合作伙伴我们所有的大众实现美好的未来,谢谢大家!

这些是您想要的吗
最新评论
相关推荐